一切经历变成了生活

发布时间:2018-06-10 21:21:02

一切经历变成了生活

  有几天,我钻进了很深的煤井。井下黑洞洞的,古老原始,闷而潮湿,感觉像另一个世界,像死了一回,又像回到母亲的子宫。庄严与神圣包围了我,厚实的煤层下,黑暗之中,我被久久酝酿,塑造。

  在某个时辰我和煤块一道被运出了地面。一切都那么新鲜。色彩。空气。阳光缭乱耀眼。那是一种重诞的感觉。

  其实每个人每天都在重诞。早晨人正年少;中午给人旺盛的精力;黄昏时分人已垂暮;夜晚来临人闭上眼睛。梦是别处,天堂或地狱。从梦中醒来就是重诞。

  在一间屋子里我看到了我要找的人留下的痕迹。他用棋子复述了一遍自己的经历,或者说,摆弄了一次别人的命运。

  无论如何,这个人的存在对于我就是一种暗示,那封偶然的信是让我无法回避的召唤。这个人在前方不断消失,在他的后面,我出现了,我和他,好像在进行着一场生命的接力。

  这个人总在前方,把完全陌生的世界留给我,把不曾见识过的生活留给我,把变幻无常的气候留给我,而这一切,我注定要去经历。

  我感到体内压抑着的最本质的生命力被激活了。我产生了跋涉的愿望,奔波的冲动。从现在起,我不是过客,我是生活者。

  当我确定自己为生活者后,一切经历就都变成了生活。我的生活。一个人的生活。我强烈地感受到孤独。

  孤独有时等于自由,有时等于绝望,有时等于勇敢,有时等于叛逆和四顾茫茫。我感受的孤独几乎等于所有的意义。

  大漠荒野之上,秋天滚滚而来,无边无际。它是我今生见过的最庞大的季节。正是我的孤独支持着我在秋天中穿行。我尝试了各种各样的活法,有时像骆驼一样活着,有时像骆驼草一样活着。

  我从庄稼地穿过。庄稼在泥里站了一生,它们长得不好,但仍然活了下来,在这个秋天,金黄了,熟了。

  某个早晨,我面临海一般宽阔的大湖,浩淼的湖水如同湛蓝色的大寂寞。太阳从云层中投下巨大的光柱,在湖面划出一道炫目的亮线。

  我走在风中,走在雨中,冰凉的雨滴打在脖子上,让我清醒地意识到我正行走在泥泞的现实而非梦境。回首从前,恍若隔世。

  大雨之后的一个夜晚,月亮升了起来,我鬼使神差地走回我要找的人住过的那家旅店。

  这个神秘的一直未曾露面的人,许多日子以来让我走遍了他所走过的地方,经历了他所经历的一切,又让我回到了他住过的屋子。我一身疲惫,栽倒在他躺过的床上。忽然产生了强烈的想要写信的念头,我努力回想从前的朋友,他们的名字我几乎一个也想不起来。

  我在床头褥子下发现了一支笔,一个信封,抽出信瓤来看,是一张没写过字的白纸,像是事先就为我准备好了的。

  我心里猛地一惊。当初躺在这里的这个人,莫非早就知道我会有同他一样的心情?从他到我,莫非正是一个轮回?